返回首页

 

甲骨文中神字的雛型及其用義

郭靜云

 

 

   甲骨卜辭中有總被釋為「雷」字的雛型,但根據讀音之分析、卜辭中的用義、在金文中的發展、先秦古籍中相關用例,及《說文解字》的定義,皆使我們推測,既是神亦是電字的雛型字,而是「雷」地名,西周晚期才借為雷聲,在本文中我們著重於探討字形,雷字之發展過程將另文討論。

申係神字的義符

   在西周銘文中,從示的「神」和非從示的「申」為同用字,如西周早期的《寧簋蓋》上已有從示的「」字,但在中晚期的《作冊益卣》、《大克鼎》、《杜伯●=須皿》、《●=南壺》上仍用非從示的「」字,在西周中期的《●=須皿》上,神字的寫法跟甲骨文的「」字一模一樣[1]

   許慎說:「神,從示申」,依此將神定義為示、申的會意字[2]。根據其他從示的組合字,如●=鬼、社、祖的結構邏輯,神字的申旁應是神字的義符,許慎以「申,神也」一段文字也表達此意見。甲骨文中示字凡用以祭義,依此可以推測,示鬼或示申會意用以強調鬼與申是祭祀對象,或當作對被祭祀對象之尊稱,但該字的義符乃鬼和申。[3]

係申(神)字之雛型

   字型之區分

   神是從申字發展而來的,且讀為神的申字可能是周人從商代語文繼承的。然而,在甲骨文中「申」義限於干支,這是因為在甲骨文中字才是神字的雛型。羅振玉將字解釋為「從電象形加點,象雨滴。」從用義來看字也涵括電義,故許慎在解釋虹字的異體所說的「申電也」也來自甲骨字的涵義。在《合集》21021甲上同時出現,其一用指干支,其二和其三用義相同:「…甲人雨…」、「…各云自北」、「…各云自北」。依此可知,雖然二字有些差異,但實為一字的異體,故建議將此二者皆隸定成

   字的義符與聲符

   葉玉森先生將字的點釋為雨滴,而字的卵釋成冰雹;雨滴、冰雹都是純天甘露而象徵天兆,當是字的之義符,而申是字的聲符;字從申得聲,因此不能讀成雷。

   除了申聲之外,字也能讀成电。在古文中神(dʑĭen)與电(dien)是同音字[4],故字的讀音使我們推測,旣是神亦是電字的雛型。

   甲骨的字形在周時期的發展

   西周時期字的卵或點被省略而僅保留其聲符,形成了讀為神的申字。不過,當時已有用為干支之申字,因此發生了同形兩義的狀況。雖然在後期文化中,為了避免申與神的混淆,將示申固定為神字,但東漢許慎仍知道「申,神也」。申(神)字是西周時期常用的字彙,但電字目前只見於孝王時期《番生簋蓋》銘文中[5],其字形增加雨字旁,而非用字的滴點象徵。依此推測,雖然神、電二字是自字衍生出來的,但在古人觀念中,字的神義比其電義更重要。其發展關係如下:

      周至漢     漢代之後

    *──→*─────→申

    *──→*──→神

     ─────→電

   字在周時期的發展過程能夠證明,是神與電二字的本起,並且字主要的涵義是神,而電是次要的。為了更確認此推測,筆者將透過卜辭內容來考釋義範圍。

甲骨文之「」義

    天上百神

●=囗占曰:惟甲茲鬼?惟介,四日,甲子,充雨。  《合集》1086[6]

   在刻辭中驗辭皆與問辭相關,以回答王所提的問題。在此王並沒有問雨或雷,他問的是鬼,因此答案也應該與之相關,故可推測,就是神。各時代的人們都很擔心鬼神之別不明,《楚辭》有云:「神光兮熲熲,鬼火兮熒熒。」、「因氣變遂曾舉兮,忽神奔而鬼怪。」巫人的責任,乃在於幫助君主獲得神的協助而掃除鬼物之迫害,故必須分別鬼神。此卜辭正好也記載了鬼神分別之事。

   巫人為了驅鬼和呼神而急著祈求瑞雨,共問過三次:

辛酉卜,貞:自今五日雨?

自今辛五日雨?

壬戌:!不雨?

   然後就從下雨的狀態獲得了答案。這樣的情形恰如《淮南.覽冥訓》敘述,神物以暴雨下降至地:「昔者,師曠奏白雪之音,而神物為之下降,風雨暴至。」、「庶女叫天,雷電下擊。」依此可以推測,商人將天上的非人格的神靈才謂「神」。在《寧簋蓋》上神的用意也指天空百神。《鍾》銘文加以解釋:「唯皇上帝百神保余。」[7]百神係天帝周圍的神物。

此外,卜甲上有如下記載:

戊寅卜,貞:、風,其來?        《丙編》2830[8]

   出兵前王求天的協助,故呼神與風。由此可得知,商代風與神是兩個概念,並不是所有天的靈物皆可謂「神」。眾風是天帝所派的方官,風負責帶著天氣往來四方,而眾神負責將天氣降至地,依此申明天意。在歷史發展下風與神成為風伯與雷公,但後期概念與商代概念顯示若干不同:首先並不是雷公,物管理所有的天象、天氣以及天界所賜降的甘露:霓虹、雲雨、雪霜、雷電等;其次,這一套天的神氣顯然非謂雷而謂神;其三,並不專指一位神,而是眾神的泛稱。

   又如:

貞:呼耤於明[9]               《合集》14

   借由龜甲呼耤田之刻辭似乎與古代王耤田的儀式有關聯。《禮記.祭義》有曰:「是故昔者天子為藉千畝。」王耤田時,非以人力而以天力來保證豐年,該儀式的內在恰在呼叫天上百神降於農田。

   總之,商代神物囊括純天性質之物,且於天所降的甘露有關。

    天上神氣

(反)●=囗占曰:雨亡…(正)庚子卜:貞,茲,其雨?《合集》13408

   (反)乙巳…貞:茲,其?;(正)       《合集》13407

   這一套卜辭近於一套追問「茲云其雨[10]的刻辭,有的學者認為「茲云其雨」可理解為「這塊雲是否會下雨?」[11]但如果某塊雲已經在天上了,豈需再占卜?古代巫者應有足夠的經驗,依據雲層的形狀、顏色、厚度就可判知下雨的可能性,況且,對於正在發生的事情不必追問龜甲。若將「雲」字換成「雷」字,就更奇怪了!人們都已經聽見雷聲,怎麼還會有疑問呢?筆者以為,「茲」字用以指出某天干之時,換言之,王追問某天干的雲氣或神氣是否能降雨。根據卜辭的描述,天上每天有雲氣,故可問「茲云其雨?」但該雲氣也可謂神氣,其二者指同一個現象,只是云字強調其自然性,而字強調其神格,這就是許慎所說的「申束」。若字讀成「雷」,則好像古人無論何時都不懷疑打雷之發生,僅不能肯定有雷和降雨的關聯性!雷電只是神氣之最強烈的、可見可聽的表現,但天上無暴雨時,天也充滿著「氣」,故天氣也充滿百雲、百神,或謂「天帝之臣屬」[12]。張光直先生也曾提出:「商人相信大自然的現象都有靈性的觀點,但其靈不必有任何偶像化後的樣貌」[13]。自然雲雨現象本身就有靈性,在此「神」也指「天神雲氣」。

   先秦文獻也顯示,神、雲、天都是一整套「氣」概念之脈絡,在《恆先無有》竹簡中最明顯地闡明此一點:「氣信(伸)神哉,云云相生。」馬王堆帛書《老子.甲》曰:「天物雲雲,各復歸於其根。」在王弼《道德經注》該辭寫成「夫物芸芸。」《莊子.在宥》也有「解心釋神,莫然無魂。萬物云云,各復其根」,玄英疏:「云云,眾多也。」《恆先無有》簡書與《老子》帛書幫我們修正唐代人的錯解,老莊將「云云」非用指眾貌,而直接用以其天雲的本義,尤其莊子恰恰在探討萬物之魂神,而將「雲」與「神」透過「魂」結合為一體的概念。在馬王堆帛書《老子.乙》上,將「雲」字寫從「示」:「天物」以其顯示「云」與「申」同樣的,既能寫從「雨」就來形容天氣現象,也能寫從「示」就來強調神格或成為被祭祀對。[14]

   此外《太一生水》曰:「上,氣也,而謂之天。」,而《禮記.祭法》補充:「子曰:『氣也者,神之盛也』。」依此可知,天充滿神或天充滿氣是同一個概念;故天既是氣亦是神,《書.多方》有曰:「惟典神天。」該神天就是純天;《莊子.天道》也云:「莫神於天。」《周易.觀卦》:「觀天之神道。」加以解釋天道就是神道。不過,在進一步的探討,可以推測,在這一套「氣」概念中,「神」有自己的特定的意義:神是天界的表現或產物、天意之引證、天氣之放射;神是天所生的並所賜降的要素,故《繫辭》曰:「天生神物」;荀子在〈天論篇〉也云:「天職既立,天功既成,形具而神生」。在先秦文獻上也闡明,天所生的神物是有純天的本質之雲霓、雷電、雨露等自然現象,例如《楚辭.山鬼》:「杳冥冥兮羌晝晦,東風飄兮神靈雨。」《莊子.在宥》:「屍居而龍見,淵默而雷聲,神動而天隨。」《淮南.覽冥訓》曰:「師曠奏白雪之音,而神物為之下降,風雨暴至。」《論衡.龍虛篇》:「天地之間,恍惚無形,寒暑風雨之氣乃之謂神。」[15]

   甲骨文中的「」字完整地表達此觀念,依此可以推測,自然神氣觀念商代已有,並且在甲骨卜辭中由「」字來表達文獻中的「神」義。商人未分雲雨雷電之神格,故字通常表達天上靈界之自然發揮的現象[16]。每一天干有自己的神氣,雷不發天聲,電不發神光,雨不降天恩時,眾神也不斷的在天空輪換流動。若雷發天響,電發神光,雨降天水,則有兆。

    天命神瑞

在卜辭中字不僅做名詞,也做動詞:

七日,壬申,[17]                《合集》13417

      …貞不?惟●=(咎)              《合集》13415

…卜,貞:今己亥不?惟…           《合集》13419

   透過古代文獻可以發現,後人也繼承了這樣的用法,例如,《史記.龜策列傳序》:「略聞夏殷欲卜者,乃取蓍龜,已則棄去之,以為龜藏則不靈,蓍久則不神。」《晏子春秋.諫上十二》:「上帝神,則不可欺;上帝不神,祝亦無益。」可見能做神的動作之主體乃天帝[18];從《尚書.舜典》可知,天「神」動作之表現還是電雨:「玄德升聞,乃命以位納于大麓,烈風雷雨弗迷。」堯帝尋找繼承者時,追問玄天之命意之後,天以雷雨表示對舜的選定。[19]天以雷來神而選定天子,這就是天命的表現。在甲骨卜辭中也有數次類似的記載:

貞帝其及今十三月令

帝其於生一月令?二告         《合集》14127

癸未卜,爭貞,生一月帝其●=弓口

貞生一月帝不其●=弓口

貞:不其雨?                 《合集》14128

   《合集》14128問辭上,有刻「其雨」問辭來強調他們具體追求的是瑞雨。上帝並不一定以雷來顯示其令,另一卜甲也能闡明的表現未必是雷電,瑞雨是足夠的:

●=囗占曰:帝惟今二月令?其惟丙不吉?

貞:及今二月

壬申卜,古貞:帝令雨?  《合集》14129

   而商王經常求天帝發出天令,可能在商人觀念中,商王並非靠始祖受命而繼承存在,因而冀望經常受獲帝令,並且帝令的表現就是雷電降雨,天帝透過降雨打雷以頒其神瑞。

   其實,從大自然的現象來看,也不能將簡單釋為雷電之現象:萬物需要雨水,故祈雨是合理的,但何必祝禱帝發出雷電此種可怕的現象!因為他們追求的是天帝神瑞,閃電乃是神瑞之自然表現。

   百姓皆怕雷電,但根據卜辭,商人似不怕帝發電,而相反的追求帝以雷雨電雹賜令神瑞。可是我們不要忽略,卜辭並非普通民間的記載,而是王家與天帝、祖、社等聯絡之紀錄。商王以電兆的表現來確認商殷百姓和周圍的族群應歸順商王之必然性,包括王有資格舉行以人身貢神的祭祀。兆表達出天給予王天意權杖,以其雷電權杖商王獲得天權。周人並不用伐人、殉葬等儀式,不以電杖治理天下,而建設禮制觀念,故在周語文中電與神之意義已被區分了。

   帝令電之觀念,不僅在中國上古文化有之,在其他古文明中也認為天帝以發電申明天意。例如,古希臘宙斯神帝神、古伊特魯斯坎霆神、古羅馬朱比特神、印度教中的印得拉神、斯拉夫民族的佩魯恩神、普魯士與波羅的海民族信仰中的佩魯嚳那斯神,皆為發電者。猶太教的耶和華神帝也以發電降雨表示天意而發出神兆[20]

結論

   字的讀音、用義、發展皆讓我們推測:甲骨文的字就是許慎所說的「申神也、申电也」,是神字的雛型,以「神」為主要的用義,「電」為次要的用義。之用義是在指有純天本質之天上百神、天空神氣以及天帝所賜命的神瑞。將祖先稱為神人可能是周時期才開始。

 

《古文字研究》二十六輯,北京:中華書局,2006,頁95-100


 

[1]《集成》542728369-4448445215-9718;馮時〈●=須皿考釋〉,《考古》,2003,第五期。

[2]清代專家以為申僅是神的聲符,故修改為「從示申聲」,但這是清代人的理解而非許慎的本旨。

[3]商代已有●=鬼字(合集3210號),神字所發現的最早的例子乃在西周早期的《寧簋蓋》上,但《寧簋蓋》銘文的文法也接近於商代用法。周文化在西周中晚期才趨至成熟而形成許多新的字彙,但在早期時基本上仍用商代字彙,因此,可能從示的神字形成時間與●=鬼字相同。直至戰國時期仍可以發現從示的●=鬼字,但後來人們對鬼不再使用祭祀對象之尊稱,因而不繼續用●=鬼字。

[4]郭錫良《漢字古音手冊》,北京市:北京大學出版社,1986209230頁。

[5]《集成》,4326

[6]在該卜辭提到神的驗辭中,字和前文相距明顯的間隔,似乎要說到神,就為代表終極的結果:因甲子降雨,故神。

[7]集成260

[8]合集》,3945-3947。有的學者認為在此風與神指人名,但何必為了呼叫具體的人物進行占卜追問天意,占卜是人與神之間的溝通之方法。依此筆者推測,巫人所問的非人物而為神物。

[9]合集》,95039503也有同樣的記載。此處的也是神名而非普通的人名。

[10]如《合集》,133861339117072

[11]溫少峰、袁庭棟《殷墟卜辭研究.科學技朮篇》,成都市: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3136-138

[12]姚孝遂、肖丁小屯南地甲骨考釋》,北京市:中華書局,198577-78

[13]張光直《中國創世神話之分析與古史研究》,台北市: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195956-57頁。

[14]黃人二、林志鵬《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臺中縣:高文,2005155頁;高明《帛書老子校注》,北京:中華書局,1996298-301頁;《莊子集釋》卷四下。《楚辭.湘夫人》:也有「靈之來兮如雲」。

[15]《論衡》卷六,二十二。

[16]研究神話學人,均同意商人相信大自然現象都有靈性的觀點,但其靈不必有任何偶像化後的樣貌。相關研究可參考:張光直《中國創世神話之分析與古史研究》,台北市: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195956-57頁。

[17]該卜骨上的刻辭很簡單,但若詳細地解讀,就可以發現以下故事:新年開始時無瑞雨,故再次占卜而求神。

[18]故在西周銘文中有帝被稱為「大神」,如《●=興鍾》及《●=興簋》等(集成》,248-2494170)。

[19]孔注云:「麓,錄也。納舜使大錄萬機之政,陰陽和,風雨時,各以期節,不有迷錯愆伏,明舜之德合於天。」

[20],如,《聖經.出埃及記》:「摩西向天伸杖,耶和華就打雷下雹,有火閃到地上,耶和華下雹在埃及地上。」、「耶和華對摩西說,我要在密雲中臨到你那裡,叫百姓在我與你說話的時候可以聽見,也可以永遠信你了……到了第三天早晨,在山上有雷轟、閃電、和密雲,並且角聲甚大,營中的百姓盡都發顫。」《聖經.撒母耳記上》:「我求告耶和華,他必打雷降雨,使你們又知道又看出,你們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華面前犯大罪了Exo9.2319.919.161Sa12.17

   

 

email: webmaster@jianbo.org 

Copyright(c)2000   bamboosilk.org jianbo.org     All Rights Reserved